当前位置:主页 > LED中国结 >

乙醇汽油必须摆脱粮食依赖(评论)

作者:金宝搏 发布时间:2020-12-29 09:03

  中石化销售股份有限公司江苏徐州石油分公司一则停售乙醇汽油的通知,日前在行业内引起了不小震动,在行业外也引发了热议。事实上,乙醇汽油自诞生之日起,就享受到了与其“较低市场份额”极不相称的“极高市场关注度”。在粮食和能源安全问题广受关注的当下,这一“停售”通知的发布,更是直接触动了民众本已敏感的神经,也再次暴露出生物燃料乙醇行业“以粮食为主要生产原料”的短板。在此紧要时刻,有必要重新审视行业发展思路,立足长远调整优化技术路线。

  以生物燃料乙醇为代表的生物能源是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推广车用乙醇汽油,既符合构建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现代能源体系的战略方向,又有助于解决秸秆等农林废弃物焚烧问题、改善大气环境质量;既利于解决“陈化粮”问题,提升粮食质量安全水平,又有助于提高我国对粮食生产、库存和价格的调控能力;既利于促进农民开辟新的增收渠道,带动农业增效,又有助于提高农林废弃物资源综合利用,推动先进生物能源产业发展。换言之,推广乙醇汽油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和战略价值。

  另外,发展乙醇汽油“天时、地利、人和”,条件齐备:绿色低碳的能源转型大战略,为乙醇汽油行业发展创造了前所未有的发展空间;国内每年可利用的秸秆和林业废弃物超过4亿吨,为行业的可持续发展提供了充沛原料基础;20多年的行业发展,培养和储备了一大批专业技术人才,为行业的转型升级提供了坚实智力保障。

  但乙醇汽油行业的短板同样明显。“87%的原料来源为玉米”的生产结构,是悬在行业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也是我国生物燃料乙醇行业的“七寸”。

  我国人口众多,粮食安全的重要性,再怎么重视都不为过。因此,生物燃料乙醇的发展不能、也绝不该建立在高比例依赖粮食原料的基础之上。但现实是,当前全球成熟的生物燃料乙醇生产技术无不是以玉米、小麦、稻米等粮食作物为主要原料,“与人争粮”“与粮争地”始终是行业发展绕不开的难题。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当前来看,乙醇汽油的生产和使用是能源问题,也是粮食安全问题;没有粮食安全的支撑,技术再先进、规划再宏大也必将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行业发展不可持续。

  穷则变、变则通。要想实现大规模、可持续发展,行业必须另辟蹊径,从“粮食”转向“非粮”。即另起炉灶,转向以资源丰富的玉米秸秆、干草、树叶和其它种类的植物纤维材料为主,减少对粮食作物的依赖。在粮食原料制备乙醇技术已经高度商业化的今天,“另立门户”式的技术升级之路注定艰辛,但计从长远不得不走。

  值得一提的是,我国在此方面已经有了一些有益探索。2001年,为了解决大量“陈化粮”处理问题,我国正式启动生物燃料乙醇试点,但经历5年快速发展后,“与人争粮”转而成为主要问题,因此从2006年起,我国暂停了粮食为基础原料的燃料乙醇发展,并陆续在广西、内蒙古、山东、河南等地建成多个非粮燃料乙醇示范项目或产业化装置,且此类项目目前已具备产业化示范条件。

  实干为要。燃料乙醇的核心问题从来不在于“要不要发展”,而在于“如何发展”。“停售”只是行业发展中的小波折,不应以偏概全、刻意夸大其负面影响;同时,“停售”也给行业敲响了警钟,未雨绸缪的思维不可或缺。“非粮燃料乙醇”的技术创新和应用实践,应该成为行业、企业和主管部门下一步的工作重点。唯有如此,才能让乙醇汽油发展与粮食脱钩,从而助力实现粮食、能源“双安全”。

  中石化销售股份有限公司江苏徐州石油分公司一则停售乙醇汽油的通知,日前在行业内引起了不小震动,在行业外也引发了热议。事实上,乙醇汽油自诞生之日起,就享受到了与其“较低市场份额”极不相称的“极高市场关注度”。在粮食和能源安全问题广受关注的当下,这一“停售”通知的发布,更是直接触动了民众本已敏感的神经,也再次暴露出生物燃料乙醇行业“以粮食为主要生产原料”的短板。在此紧要时刻,有必要重新审视行业发展思路,立足长远调整优化技术路线。

  以生物燃料乙醇为代表的生物能源是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推广车用乙醇汽油,既符合构建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现代能源体系的战略方向,又有助于解决秸秆等农林废弃物焚烧问题、改善大气环境质量;既利于解决“陈化粮”问题,提升粮食质量安全水平,又有助于提高我国对粮食生产、库存和价格的调控能力;既利于促进农民开辟新的增收渠道,带动农业增效,又有助于提高农林废弃物资源综合利用,推动先进生物能源产业发展。换言之,推广乙醇汽油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和战略价值。

  另外,发展乙醇汽油“天时、地利、人和”,条件齐备:绿色低碳的能源转型大战略,为乙醇汽油行业发展创造了前所未有的发展空间;国内每年可利用的秸秆和林业废弃物超过4亿吨,为行业的可持续发展提供了充沛原料基础;20多年的行业发展,培养和储备了一大批专业技术人才,为行业的转型升级提供了坚实智力保障。

  但乙醇汽油行业的短板同样明显。“87%的原料来源为玉米”的生产结构,是悬在行业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也是我国生物燃料乙醇行业的“七寸”。

  我国人口众多,粮食安全的重要性,再怎么重视都不为过。因此,生物燃料乙醇的发展不能、也绝不该建立在高比例依赖粮食原料的基础之上。但现实是,当前全球成熟的生物燃料乙醇生产技术无不是以玉米、小麦、稻米等粮食作物为主要原料,“与人争粮”“与粮争地”始终是行业发展绕不开的难题。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当前来看,乙醇汽油的生产和使用是能源问题,也是粮食安全问题;没有粮食安全的支撑,技术再先进、规划再宏大也必将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行业发展不可持续。

  穷则变、变则通。要想实现大规模、可持续发展,行业必须另辟蹊径,从“粮食”转向“非粮”。即另起炉灶,转向以资源丰富的玉米秸秆、干草、树叶和其它种类的植物纤维材料为主,减少对粮食作物的依赖。在粮食原料制备乙醇技术已经高度商业化的今天,“另立门户”式的技术升级之路注定艰辛,但计从长远不得不走。

  值得一提的是,我国在此方面已经有了一些有益探索。2001年,为了解决大量“陈化粮”处理问题,我国正式启动生物燃料乙醇试点,但经历5年快速发展后,“与人争粮”转而成为主要问题,因此从2006年起,我国暂停了粮食为基础原料的燃料乙醇发展,并陆续在广西、内蒙古、山东、河南等地建成多个非粮燃料乙醇示范项目或产业化装置,且此类项目目前已具备产业化示范条件。

  实干为要。燃料乙醇的核心问题从来不在于“要不要发展”,而在于“如何发展”。“停售”只是行业发展中的小波折,不应以偏概全、刻意夸大其负面影响;同时,“停售”也给行业敲响了警钟,未雨绸缪的思维不可或缺。“非粮燃料乙醇”的技术创新和应用实践,应该成为行业、企业和主管部门下一步的工作重点。唯有如此,才能让乙醇汽油发展与粮食脱钩,从而助力实现粮食、能源“双安全”。


金宝搏
上一篇:涪陵电力:拟定增募资不超188亿元 完善配电网节   下一篇:请节约用电!致湘潭广大电力用户的倡议书